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甲戌本堂 的博客

嘿嘿,我就是红楼日记先生也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田溯宁先生的精彩思想(编辑) 六、商业需要理想主义和创造力  

2009-04-30 18:28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田溯宁先生的精彩思想(编辑) 六、商业需要理想主义和创造力

 

有时候,“理想”这个词,给人的感觉,很不好。因为“理想”在汉语的词汇里,往往是跟空洞,并和悲剧相关联的。

但是,在一个国家的商业化的过程中,积极的和持续向上的精神力量,非常重要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应该有一种所谓的楷模的力量:什么样的人在这个时代成功,被社会所尊敬,能够持续地完善自我,不断给予社会一种积极的价值观,不断传递出乐观向上的信息。

我觉得,这特别重要。尽管每个时代都会有自己与众不同的要素,但是,理想和楷模,始终被需要。

我们这代人的世界观,被幼时接受的英雄主义教育,以及后来对科学精神的追求所塑造。

而我们的下一代,包括现在的年轻人,他们的世界观,将会由我们塑造,或者,至少我们在其中,扮演很重要的角色。在这个不断的、越来越彻底的商业化过程中,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怎样的影响?   

积极的心态,非常重要,我们要不断考虑企业的创造力和企业对中国社会进步的责任,考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,考虑到未来的发展过程中,我们将会遇到的问题。

目前而言,在经济危机状态下,如何摆脱危机。这不是人类第一次面临周期性的危机。

政治家有政治家的解决方案,无论是通过实行凯恩斯主义,还是其他途径,但是,作为企业家,用什么来帮助人类面对危机和挑战呢?

我看,大部分的途径,还是革命性的创新和发明为好。

1929年大萧条之后,航空业开始发展,无线电工业,也开始出现,人们在那个时候,第一次可以通过无线电交流。贝尔实验室就是那个时候创立起来的。

经济大萧条时,企业家和创新者们,仍然是充满着想象力的。

1970年代,因为越战和石油危机,全球同样面临,严峻的经济形势,美国的基本利率,在1980年曾经达到过20%以上,商业活动基本上没办法进行下去,货币也在脱离金本位,但在这个时候,发生了硅谷的计算机革命。

在目前这种状况下,我们要考虑到,这场危机可能还会持续很久;危机对中国的影响,可能比我们每个人想象的都要大。而我们,作为企业家,或者说,过去八年中国社会变革最大的受益者。现在,也已经有了一定的资本和能力,我们应该去承担什么样的责任?

我认为,特别重要的一块是,要有根本的革命性的发明和创造,无论是商业模式的发明和创造,还是基本的行业,或产品的发明和创造。

如果作为一个企业家,不把这些东西,思考得很清楚,你就没有明确的目标,就很难为下一代树立起他们的楷模,很难影响他们的价值观,而且,不用说为下一代,你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。

现在中国的企业家中,外界很难感觉到,其中某个人,或者,这个群体,能拥有特别积极的力量。

我们中的大部分人,都深陷于过程之中,为社会进程所吞没,甚至,变成绊脚石或者牺牲品。

我们这些企业家,今天这个出问题,明天那个出问题,我们什么时候,能形成一种所谓的精神力量,和能够影响社会的积极价值观?

我想,如果我们,能够形成这种精神力量和积极的价值观,对于政府而言,对于整个公众而言,企业家这个群体的价值,自然就存在下来。

如果你的价值,只是简单的财富创造、个人名誉和地位的追求,我觉得,你早晚会面临非常复杂的问题。

怎么能够,积极地扮演这样的角色,这是非常重要的思考。

我十分赞同《经济观察报》所提出的“理性、建设性”。在整个社会商业化的过程中,坚持谈论责任、理想、远见、创造。

我认为,这些非常之重要。

成为财富拥有者之后,接下来的过程,同样重要:你怎么用你今天的资本,运用你今天的影响力,运用你今天的社会地位和财富,坚持你的理想和远见,激发你的进一步的创造力。

观察中国社会这些年的变革,有人会觉得,企业家这个阶层很奇怪,他们不是很敢承担责任,特别容易,跟既有的权力,达成共谋,让人怀疑,大家以前对他们寄予的希望太高。

这也有可能,因为商业本身,是跟利益相关联的,利益和权力总有要结合的冲动。

但是,我自己在想,更加重要的力量,还是创新和科技的力量,而不是利益和权力结合产生的力量。

回头去看,在美国的镀金时代,确实有,很多不公平的东西,有马克思说的,血和肮脏的东西,但是,那个时代也有爱迪生,也有亨利·福特,有现代铁路网络的形成,有现代金融制度的雏形。

福特或者洛克菲勒这样的人,跟政府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是,他们的企业不断成长,对美国的国家利益,也至少奠定了很大基础。

我觉得,目前我们正处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。很多问题不能够“理想化”,有一种理想主义,会形成一种比较激进的解决方法,这样反而不好。

社会的发展,最后都是一种,妥协的结果,是在达成妥协的过程中,形成的一种很好的平衡。

硅谷的这些企业家,包括不在硅谷的比尔·盖茨,还是树立了不错的典范。

比如比尔·盖茨,没有把财富留给自己和后代,而是捐给全人类;还包括史蒂夫·乔布斯所代表的创新精神。

还有硅谷的期权方式,让员工分享企业成长收益。

这些是一些比较正面的精神价值的源泉。

遗憾的是,这些正面的精神价值源泉,似乎都来自西方。

中国的企业家们,创造出了财富,但是,却还没有创造出与财富相应的形象。

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当然,可能很多人认为,自己的财富本身,和公司本身,规模都还不够大。形成人们真正认可的理想主义的力量,还需要很长时间。

积极的信号是,很多人,已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。

我觉得,也许,未来二三十年,我们最主要的任务,还是财富创造,但是,在财富创造的过程中,应该把对这些东西的思考放进去。

中国还没有真正产生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,还没有贡献出能够影响世界的根本性的发明。

我们还有很多的理想没有实现。

我们需要一大批不断思考、不断反省的企业家和创业家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有一种基本的价值观和远见,或者有一定的理想主义,往往能团结很多优秀的人,尤其是认真创造的人。

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未来什么东西,能够真正创造价值?

你需要,特别自由地去思考,未来的产品不再是简单地盖一个厂房、修一条公路,而是真正需要丰富想象力的东西。

比如互联网搜索,这个东西谁能想象出来?比如把计算机连成网,刚开始,所有人都认为不会有什么大的价值。

爱迪生这些人,如果没有一定的理想主义精神,没有这种想象力,他们就很难做出,创造性的产品和创造性的商业变革。

就我本身而言,我不觉得,做一个有一定理想主义的投资者,会与“投资”的概念不相称。

对我的过去,很多人也在评价,我是不是太过理想主义了。

对一个企业家来说,理想主义不是一个特别褒义的词,但是,我自己经常说,你看我给股东的回报,无论是亚信还是网通,基本上股东都能得到不错的回报。

我认为在我身上,理想和商业是不矛盾的。

最重要的因素,一是你自己要有比较坚定的信念。二是这个信念要能团结一批优秀的人,这些优秀的人,要比你更聪明。

你被他们所激励。

他们也被你所鼓舞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