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甲戌本堂 的博客

嘿嘿,我就是红楼日记先生也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楼日记——17、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怎么说?  

2008-02-05 09:53:23|  分类: 文化·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红楼日记——17、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怎么说?

 20071226日(星期三)晴

20061118日、19日(星期六和星期天),我到上海图书馆,查阅了曹伯言整理的《胡适日记全集》和胡颂平编著的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。

因为没有在图书馆复印材料,20071222日、23日,我又到上海图书馆复印了二天的资料。现在,我们可以来看一看,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怎么说了?

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是胡颂平先生编著,台北联经出版社出版的,总共也有十册,每册就也有30万字左右。年谱长编,工程浩大。全书光厚,就有21公分。

好在年谱长编的后面,有“人名索引”、“胡适著述索引”、“专有名词索引”,要查出和曹雪芹、《红楼梦》、甲戌本等一些相关的内容,还是十分方便的。

胡适先生生前说:“我是最爱看年谱的”。今天,我对他的年谱长编,也爱不释手。

胡适先生又说:“我为什么要考证《红楼梦》呢?我是想通过这个考证,教人一个学问和思想的方法。

要“疑而后信,考而后信,有充分的证据而后信”。

现在,我正是本着胡适先生的这个精神,来拜读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,研究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的来龙去脉的。

在这部十册长编的年谱上,对胡适先生在台湾影印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的事,记载得特别详细。我极感兴趣。复印、抄录如下:

196127日(星期二)。胡适先生对胡颂平先生说:“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不在手头,已被中央印铸局拆开来影印了……”。

196129日(星期四),胡适先生题写:《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,同时,他又题写:“字字看来皆是血,十年辛苦寻常。甲戌本曹雪芹自题诗”。

1961212日,胡适先生给赵叔诚先生写信又说:“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,在中央印制厂,用朱墨两色套印。试验很成功!今天 ,我的‘影印缘起’和‘样张’半页,都印成了。影印500部。收价:台币120元。预约只收84元。预约办法,旧历年后,可见广告。”

由此可见,胡适先生在台湾的印影本,确实是和胡适先生收藏的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。这个影印本和甲戌本,确有母子渊源关系。

拿这个影印本,来考察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收藏的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,是否是真?还是我收藏的甲戌本是否是真,确实是一个可行的办法。

不识货,货比货。大家拿1961年胡适先生在台湾出版的这个影印本,对照一下,真相岂不就大白于天下了吗?!

196166日(星期二),胡适先生又给赵诚叔先生写信说:“脂砚斋甲戌本,五月二十五日,出版。香港预约了500部,已装了10箱。615日,由‘汉阳轮’运港。乞告萧、刘二先生。前天,我另邮寄了3部。送赠你,和辉楷、甫林三位。合装一包,寄友联社。”

196168日,胡适先生给张群先生的信说:“我原定影印500部,还怕销不完二、三百部。不意台、港二地,预约竟近1400部。故最后决定:印1500部。我自己留下100部,送朋友们,玩玩。”

1961616日,胡适先生给赵元任、李方桂二人写信说,在福州街住院的时候,“我写了《影印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的跋文,有17000字。我寄赠你们二位,各一部(书只有十六回,但纸太好,故每部重二磅,只好‘海寄’了)。因为这个本子,有方言上的价值。”

196174日,胡适先生给何祝封先生的信。又讲了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的事。全文如下:

祝封先生:

谢谢廒生66日的信。

我的《乾隆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,承舍亲张祖诒先生的介绍,得蒙贵厂担任影制影印本的工作。现在,两色有致套印的影印本1500部,都已印装完成了。预约的1400部,都已发出去了。

许多爱书的朋友,都称赞这个影印本的印工、纸张、装订,特别精美。

我自己也觉得,这相影印本的纸张洁白,朱墨色彩鲜明,上下二旁宽阔,所以,看起来竟比我藏的原本,美观多了,漂亮多了。

我在这几个月养病期间,常常想写信,向先生和贵厂的诸位先生,表达我十分感谢的诚意。不料,我的信,还没有写,先生66日的大札,先寄到了。

先生说:“这部书交由本厂承印,是本处的光荣。所以在印制过程中,我们的工作人员,都非常兴奋。同时,也十分小心谨慎地去操作。现在,能够顺利完成,并且,使得先生满意。我们都很欣慰。也觉得几个月的努力,没有白费。”

先生的话,使我很感动。我相信贵厂同仁的好意,和几个月的努力,的确没有白费。前天,我收到香港友联出版社的赵总先生来信。

他说:“这书,印得好极了。同仁们看到,无不赞美。他们全部以为,在当前海外出版物中,能放一异彩。台湾印刷技术的高明,远远超过了大陆和香港。”

友联出版社的经理刘甫林先生也有信来说:“这书的印刷和装订,都很精美……。取到书的人,都如获至宝,兴高采烈地捧回去。”

我从这二位朋友的来信里,摘抄了这几句话,寄给先生。好让先生知道,贵厂同仁,这几个月的努力,确实没有白费。我要替曹雪芹的这个抄本,谢谢先生和时寿彰先生、罗福林先生,和贵厂的同仁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胡适敬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年七月四日。

这一封信,我认为,很重要。至少能说明,我目前收藏的甲戌本,不是当年台湾的影印本。我收藏的甲戌本,没有那么精致,也没有2磅重。

我全文抄录此信,还希望大家一起来感受,当年胡适先生首次影印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时,那种十分愉快的心情。

这一封信,对于我们今天考证和研究,这个甲戌本的来龙去脉,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。这个“中央印铸局”,不知现在是一个什么出版企业。若能前去查查,说不定能在这个企业的刊物上,找到当年发表的广告和信之类的原始材料。拍些照片,也可丰富《红楼日记》的内容。

然而,宝岛台湾,一海相隔。要去做成这一件事,恐怕就不容易了。

另外,在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中,还有一个极重要的信息:

19611010日,胡适先生给苏雪林的信中说:“昨天,院中布置,双十节展览《善本书》,要我的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,也一起参加。”

这就能够证明,至少直到196110月,这个《脂砚诚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,还是保存在台湾胡适先生的家中。

事实上,直到1962226日下午635分,胡适先生在演讲中,心脏病突发、晕倒、离世,《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》,也没有任何记载,说胡适先生收藏的《脂砚诚重评石头记》甲戌本,漂洋过海到了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。

附录:一、胡适先生和上海浦东有缘

关于胡适先生,很早就知道,早年,他在上海浦东住过。

他住过的那个房子,在浦东新区川沙新镇的新川路上。那是一个风水宝地。就在那一幢相连的厢房内,住过中国近代史上的许多名人。如宋庆龄、黄炎培等等。胡适一、二岁的时候,他的妈妈和他,一起生活在这个小镇上。

因此,说起来,胡适不是安徽人。他出生在上海大东门外。胡适先生的籍贯,应该是上海,而不是安徽。

我和胡适先生,绝对可说是老乡呢?

不仅如此,胡适先生的高祖父——胡宗海先生,就在我们浦东川沙经营茶叶。他开的“万和茶铺”,还在咱浦东,还远近闻名呢!

胡适先生的曾祖父——胡序东先生,不幸早逝。“万和茶铺”由胡适先生的祖父——胡律均先生继承。

胡律均先生很有办法,在上海开了分店,叫作“万和茶铺”“茂春”字号。他每年春天,必归安徽绩溪一次,采购春茶。

胡适先生的父亲,名传,字铁花。他在11岁时,在安徽老家,跟一位族叔——阶平先生读书。阶平先生给师塾别的学生讲《论语》,胡铁花小朋友,在一边旁听。回到家里,夜深人静之时,这位小朋友,就到他的伯父前,乱吹《论语》,大约比北师大的于丹教授,毫不逊色。

因此,这位胡铁花小朋友的伯父,喜出望外,认定发现了一个小神童。便要求他的弟弟——胡律均先生,对这一个聪明孩子,要重点培养,弃商从文。

于是,在1852年,12岁的胡铁花小朋友,被带到上海的浦东川沙,跟一位名叫庄周道的先生,学习诗文。这一位胡铁花小朋友,后来就是胡适先生的父亲。

胡适先生的母亲,有一对特长特黑的辫子。据说,这在当年的川沙小镇,是一道引人注目的美丽风景。

胡铁花先生学以致用,官至三品。后调台湾工作。因此,胡适先生于光绪十九年随母亲等,也来到了台湾。

附录:二、曹雪芹先生的妈妈找到啦!

关于曹雪芹生的母亲是谁?读《胡适日记全集》第7205页,有一点收获。这里说,1935516日,胡适先生看故宫出版的《文献丛编》9101112辑,发现了不少红楼材料。其中,讲到曹颙死后,曹頫一折,说曹颙妻马氏,怀孕七月。如果生男,则“臣兄有嗣”。这个先生的遗腹子,就是曹雪芹先生。

那么,小蝌蚪找妈妈。曹雪芹先生的妈妈,找来找去终于发现了。她就是马氏。

这样,曹先生,就是曹雪芹先生的父亲。曹頫先生是曹雪芹先生的继父。马氏是曹雪芹先生的母亲。马氏先后也是曹先生、曹頫先生的妻子。

也就是说,1715年,曹頫先生不是双喜临门,而是三喜临门。他不但继承曹先生任江宁织造,而且,也理所当然地成了原织造太太的老公。同时,还得了一个当时还没有出生的曹雪芹先生。

曹頫先生,三喜临门,完全附合,曹頫“立嗣”规范;也附合,我们江浙一带过去的民俗。我们张闻天故居里,过去也发生过类似“立嗣”的事。

怪不得我们读《红楼梦》,总觉得贾宝玉和贾政之间,父子关系,极不正常。他们不是父子关系,而上猫鼠关系。贾宝玉看到他的父亲,那一个怕呀,叫人哭笑不得。贾政对儿子,那个爱呀,也是莫名其妙。

然而,了解了曹雪芹先生和曹頫先生,这一层父子关系,一切就相当明白了。面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,发生这种心理是极正常的。

曹雪芹先生把生活中的父子,活生生地写进了《红楼梦》之中。

这是一个新的发现。

时间是200824日(星期一)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